昭遠智庫

Research

咨詢熱線
138-1648-4378

電話傳真
021-65537820

柳傳志:要做大事,永遠不能埋怨!

發布日期:2021-05-28    作者:昭遠制藥    

這兩天,聯想控股在香港正式開始了全球路演,外界給予了這家30年的企業極大的關注??吹竭@些報道,我的腦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現出27年前,我陪同中科院周光召院長第一次去參觀香港聯想時的畫面:在香港柴灣非常破舊工業區,一個擁擠雜亂的小樓里,柳傳志在一群穿大褲衩、光膀子的工人忙碌的身影中,給我們講聯想未來國際化的夢想。

這些年當中,也經常有人問我同樣的問題:如果當時你沒離開中科院,好好做你的處長、走你的仕途,你的人生會怎樣?

回答這樣的問題,還是從1992年和柳傳志一起坐火車硬座的經歷說起。

1990年,我正式離開中科院加盟聯想,先是在總裁室工作,從柳傳志的助理做起。后來因為要派到香港聯想工作,所以幾乎將聯想當時的各個部門都實習了一遍,工廠做過,也賣過打印機。當時做的也都是一些小事,和我以前在中科院經常接待諾貝爾獎科學家、接待高級別的外賓相比,真是有很大的落差。

1992年,我陪柳傳志從深圳到廣州出差,當時的條件,只能坐硬座。就在那個咣咣鐺鐺的硬座火車上,柳傳志和我講了很多如何適應企業工作的心里話,直到現在,那個場景,那些可能影響我一生的話,我都無法忘記。

在大家眼里,我是“資產階級小姐鬧革命,從城市到延安”,關于我在中科院時從處級干部升任副局級干部時遇到的困擾,柳傳志也是很清楚的。

在擁擠的火車上,柳傳志對我說:“雪征,你要知道企業做事情是以結果來考核人的,不是考核過程。面對結果與過程,任何時候都不要埋怨。不要埋怨領導,不要埋怨環境,也不要埋怨對手或者你的同事,你只能埋怨你自己做得不夠好?!?/span>

柳傳志還說:“企業和體制內最大的不同,就是企業是為了做事而做關系,不是為了做關系而做事。我們做的事情是我們的事業,如果把這個想透了,你就不會覺得委屈?!?/span>

柳傳志在中科院時一度調到科學院的干部局工作,但很快就發現自己不適應這個工作。柳傳志說,當時他有兩個選擇,要不好好做下去,也會做得很好,要么就離開,但是他絕不會坐著這個地方又不干事還發牢騷,這是沒有用的。

這些話對我的啟發是非常之大,甚至徹底扭轉了我對很多問題的看法,包括后來在聯想工作的17年,我都把這些話當成座右銘。

那次漫長的硬座之旅,使我終身受益,而兩年之后的1994年,柳傳志也用他的親身經歷,再次讓我在實踐中懂得了這些話的真正含義。

當時,聯想準備在香港上市,需要得到有關部門的批準。當時紅籌上市在香港的不多,大概也就那么兩三家,真正實現上市真的是一件很困難的事。

1994年聯想集團在香港成功上市

在一個寒冷的冬日晚上,為了向一名負責相關工作的處長匯報工作,柳傳志帶著我和另外一個同事在冷風中等了將近3個小時,天那么冷,但是柳傳志一直樂樂呵呵的,沒有任何一點埋怨的意思。他還一度怕我們餓著,讓我們去吃點餃子。因為怕錯過和處長匯報工作的機會,我們還是沒有去。

還有一次是在香港,也是為了向相關人員匯報情況,柳傳志帶著我在酒店大堂等了很久很久。最后,終于爭取到了說上幾句話的機會,其實就是這個人從酒店門口走到電梯間這短短的不到一分鐘時間。

后來,每當說起這些細節,柳傳志總會和我說,雪征你千萬要記住,我們是要做大事的人,永遠不能埋怨。

中國有句古語,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萬物而不爭”。在和柳傳志共事的17年間,我經常會想到這句話。也是在這17年間,柳傳志用這種“做大事、不埋怨”的態度,化解了一個又一個狂風巨浪。而我自己,也在隨后的工作中真正感受到了這種心態的好處。

1997年前后,香港聯想出現財政困難,在我幾乎每天都要往返于各個銀行之間算利率、爭取貸款的時候,我真的沒有一點難受,也從不覺得委屈。后來,聯想并購IBM PCD,需要國內6個部委都一致通過,雖然工作量巨大,但是我心里很坦然,我的動力,就是要把事做好。

即便是到了現在,我離開聯想集團從事投資工作,每當遇到困難的時候,我就會想起深圳到廣州的那輛火車上,柳傳志對我說的那句話——我們是要做大事的人。

與柳傳志工作過程中,他的一次發怒讓我徹底知道了何為“帶隊伍”。

我還在中科院工作的時候,別人總和我開玩笑說,馬雪征上至副總理下到車老板都能聊得來,掃地購物辦簽證,樣樣都很精通。反正是很多小事兒我都能做,也喜歡琢磨。

到香港聯想工作后,雖然柳傳志經常講搭班子、帶隊伍,也多次提出希望我能夠多帶隊伍,不要太陷在各種小事里,但我沒有特別放在心上。

有一次,柳傳志要去內地出差,我又很麻利的幫他訂好了酒店和機票,還做了簽證延期等工作,完成后,我愉快地跑去和柳傳志說,機票酒店都訂好了,如果需要,我可以和您一起去,如果不需要,工作也都已安排好了。

柳傳志這次是真忍不住了。他很嚴肅地和我進行了一次談話,幾乎拍了桌子。他說,“雪征,我真的希望你能多花點精力去研究如何帶一個團隊去打仗,將來公司有更多工作需要你去處理,希望你可以承擔起更大的任務?!?/span>

說完之后,他竟然非常堅決地讓我把機票和酒店全都退了,讓秘書重新訂。當時香港聯想還是家小公司,大家都非常節省,退訂機票要承擔不少損失,我和柳傳志說,就不用這么費勁了,有和秘書解釋的功夫,我自己早就訂完了。

我永遠記得當時柳傳志堅毅的表情,他毫無商量余地的說,“這次必須這么做!”

他希望通過這樣的堅決,讓我深深記住要提高自己的站位,做更大的事。后來只要誰和我提起訂機票,我就會本能的全身一激靈。我也在那一刻,知道了柳傳志的良苦用心,也知道了“帶隊伍“,心中要有更大視野的真正含義。

后來十多年以后,在我牽頭進行收購IBM PC的談判,我們100多人的談判隊伍,進行了13個月的談判工作,最高峰在香港的會展中心開了13間房,分成13個談判小組,整體進行的非常順利,沒有走漏一點風聲,現在想來,如果沒有當初柳傳志那次退機票事件的一記重錘,我真的領悟不到帶隊伍、調動每個人積極性的真正含義。

除了這次退機票事件讓我記憶猶新外,還有一次是關于“職業經理人“的討論。

當時應該是2002年左右,聯想內部有一個高層的會,討論“職業經理人和公司主人“的話題。當時,柳傳志問我,“雪征,你認為自己是職業經理人還是公司主人?”我回答說,“我是職業經理人啊?!币驗?,我當時對職業經理人的理解就是“誠信和專業?!?/span>

柳傳志告訴我,他對我不是這個要求,他是要我“把命放進聯想”,希望我真正以主人的態度去做這份事業。當時,雖然我沒怎么反駁,但是我還是覺得自己沒有什么錯。做一個誠信、專業的職業經理人有何不對呢?

多年以后,當我站在柳傳志身后,看到他一次次以公司主人的心態,帶領聯想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,幫助聯想攻占一個又一個高不可攀的山峰,使很多人實現自己夢想的時候(包括我自己),我才真正明白柳傳志那番話的真正含義。

在離開聯想的這幾年中,我自己做投資業務,更加明白“帶隊伍“、”以船主的心態做船長“對于一個公司的成長是多么重要。




亚洲人成影院在线无码按摩店,久久伊人精品影院一本到综合,亚洲香蕉网久久综合影院小说,大杳焦伊人久久综合福利